你應該會想看 :李信男 Nobu Lee 履新上任 Orchid Restaurant 蘭餐廳主廚!以當代法式精湛廚藝<重新演繹台灣時旬滋味

酉鬼啤酒Ugly half beer :台灣精釀啤酒界的生力軍,在五股做個夠ㄎㄧㄤ的「brewpub」

台灣自 2002 年開放民間釀酒之後,不到二十年,數十間在地酒廠與品牌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頭。啤酒頭、金色三麥、臺虎精釀等等,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精釀啤酒品牌,在街角超商或是精釀啤酒吧,都喝得到一杯結合風土的沁涼。

酉鬼啤酒 Ugly half beer 在 2019 年十一月開幕,除了為台灣精釀啤酒界增添一生力軍之外,創造社群(Cummunity)連結是這間ㄎㄧㄤㄎㄧㄤ釀酒廠最想做的事。

 

酉鬼啤酒位於五股,製作杯中物的釀酒廠在一樓,二樓特別挑高裝潢成打點妥當的酒吧。金黃的長吧台擺了一張張高腳椅,石頭紋地板和絨布質沙發,整個空間的細節講究十分。但心中仍然藏不住疑問:在五股區釀酒合乎邏輯,但蓋在五股的酒吧,光顧的人究竟為何方神聖?

這是問題的問句,也是問題的解答。

新北產業園區(原本稱為五股工業園區)一棟棟比鄰的工廠排列出五股一帶的街景,生活樂趣似乎和此區掛不上鉤,更談不上市區光彩奪目、燈紅酒綠的娛樂。酉鬼啤酒深知這一點,這也正是他們想打破的刻板印象。創辦人 Harn 跟 Max 說,「下了班,來這裡喝個一兩杯。」「週末帶著小孩來參觀釀啤酒,爸爸媽媽也有一個地方可以放鬆。」五股的酒吧誰會來?他們希望就從附近的社群開始。

酉鬼啤酒的兩位創辦人:Max和Harn

在許多精釀啤酒文化盛行國家,例如,美國與紐西蘭(也是 Harn 和 Max 分別來自的國家),brewpub (釀造酒吧)是相當普遍的產業現象。一個州或城鎮有自己的釀酒規模,每間酒廠隔壁就是酒吧,把啤酒 brewing 和啤酒 pub 緊連在一起的「brewpub」也是形成聚落、創造連結的方式。當地人在酒吧裡聊天交流,彼此互動,用一杯杯的啤酒建立起緊密的關係。而這樣的社群,是酉鬼啤酒最終想達成的目標。

在開幕前夕有幸參觀酉鬼啤酒,實際探了探釀酒這一門大人的科學,也嚐了不只一杯啤酒,身體力行創造與人之間的連結。

只要和友人提起要去參觀一間名為「酉鬼 」的酒廠,我可以清楚看見每個人頭上紛紛冒出的問號。Ugly half beer?

取名是引人好奇的話題,也是品牌精神所在。在參觀一開始,Max 向大家列點了三個為什麼「酉鬼 Ugly 」的原因。他說,他希望品牌精神永遠是要以真實為核心,再來是向獨特的事物致敬,最後但也最重要,「啤酒不能夠正經嚴肅,一定要很好玩。」

此言不假。五顏六色的塗鴉鐵捲門是酒廠驕傲的門面;搞笑有趣的酒名和聯名藝術家的酒標設計;連啤酒杯都印上了Harn 和 Max 父母的頭像,一切都有一點惡趣味,我很喜歡這種幽默感。

來去迺夜市還是喝下苦苦的這一杯?

酉鬼啤酒首波以啤酒世界的兩大主流類型(Pils 和 IPA)為主打,取名一樣幽默,分別叫做「夜市用Pils」和「苦苦IPA」。

Harn 跟 Max 在上海工作時相識,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就是週末來台北逛夜市,不過可以配夜市小吃的啤酒永遠只能在超商隨手抓一瓶,「能不能有一支相稱的啤酒來歡慶夜市?」催生了這一支Pils。而「苦苦IPA」則是源於八零年代歌曲《小雨來得正是時候》其中的一段歌詞:「苦苦的這一杯酒,淡淡的沒有滋味…。」然而,著重啤酒花香氣的與苦味的 IPA 怎麼可能沒有滋味呀!Max 饒富趣味地解釋,這,就是苦戀的滋味哪!

縱使名稱給了人精確的畫面,但啤酒能搭配的餐點可不只有一種。當天我們吃到了香水檸檬清蒸鱸魚,搭原本給夜市小吃的Pils,啤酒柑橘味道反而更加凸顯;而炸肉丸搶戲的鮮肉味與IPA的苦味互相平衡,也是彼此加分的好夥伴。

另外搶先嚐到了還未推出的Stout類型啤酒,取名叫「Oyster Stout」。擁有烘烤麥芽以及巧克力風味的Stout,如果烤一盤剛出爐的布朗尼再加上一球香草冰淇淋,我想應該會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幸福吧。

由左到右:夜市用Pils、苦苦的IPA、Oyster Stout

台灣精釀的魅力:文化

上海精釀啤酒文化日益發展,資金資源、消費市場等也都逐一到位,是什麼讓 Harn 跟 Max 最後選擇落腳台灣?「台灣市場比上海小,可是文化很豐富。」「而我們想要做有趣的事情!」兩位創辦人不約而同地說。

有夠Q的杯子

上海雖然市場大,不過消費者多為國際企業派駐或出差到那邊的工作者,要做出帶有文化色彩的事情,釀造「屬於當地」的啤酒,台北會比上海來得更加合適。

這樣的初心不難猜。雖然以兩個較大眾的啤酒類型打頭陣,但在命名上都融入了台灣特色,酒標的設計也和台灣插畫藝術師合作,再加上近期酉鬼不斷以「巡迴啤酒車」的方式參與台北週末各大活動,不論在下午野餐場合或是夜晚電子派對,都能見到酉鬼啤酒的身影。

他們說,未來還會和別的活動、藝術家、品牌等等一起玩、一直合作,主動出擊,去看看台灣的精釀啤酒還可以做到什麼程度。聽起來非常ㄎㄧㄤ、非常有趣。我期待酉鬼在嘗試過大台北的消費市場水溫之後,能夠汲取更多與社群互動的經驗,從啤酒廠主動邀請消費者喝啤酒,到人人都想來杯啤酒have fun、be true,做出五股 brewpub,自帶令人稱羨的光芒。

Avatar
Hsin Tuan 段雅馨

小時候被禁止的,長大後做起來一定特別好玩。我的是「吃」,但又發現這不僅是一種口腹之慾的滿足,更是對自我文化認同追尋的強烈渴望。愛吃的人會幸福,用吃找文化的人會胖吧。但因為是吃,就沒關係了呀!

訂閱我們

請留下您的 E-mail 立即訂閱 Taster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