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應該會想看 :新推出美國超夯『未來漢堡』!米其林餐盤推薦 WILDWOOD 原木燒烤餐廳響應綠色食尚

Liz 專欄/河內,一嚐鍾情

文、圖/Liz Kao 高琹雯

素有耳聞,在河內過馬路,很難跨出第一步。汽機車從四面八方逼近捱身,怎麼也難見縫插針,咻咻咻,他們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,直衝著你,貼近著你,看到你但無視你,我行我素的姿態,幾乎要讓人羨慕起來。

我把小玻璃杯底層的煉乳攪一攪,啜一口,深濃焙苦的黑咖啡漾出甜滋滋的味頭。坐在三樓的「Cộng Cà Phê」,這裡有俯瞰「東京義孰廣場」(Dong Kinh Nghia Thuc Square)與「還劍湖」(Hoàn Kiếm Lake)的絕佳景色─洶湧的車潮無間斷匯入巨大的圓環,彷彿海裡的熱帶魚一樣成群結隊。行人想穿越?可以啊,直直走入車陣中,就像大媽逛大街,阿伯遛小狗,與喇叭聲和機車廢氣斷開連結,相安無事。

於是我悟出過馬路的訣竅─眼裡互相沒有對方就行了!這太棒啦,太適合我這種走路不看路的觀光客,不看路是因為都在看風景,眼睛時時刻刻在構圖,覺得美的那一瞬間,抄起口袋裡的隨身機,喀嚓,別人的日常是我的風景。

漫步在河內舊時商業區「三十六古街」, 一街是一行當,看看路牌,Hàng 是行,Phố 是街,Ngõ 是巷,接在後面的字描述以前的貿易主軸,棉布、藥材、磚頭、紙、金銀、婚慶、廚具。這些資料是我事後讀來的,走在當下哪有心思研究這些,街頭活生生的人與景都太新鮮了! 挑著扁擔賣菜的婦女,她頭上的斗笠,一大簍山竹,渾圓鮮綠的青檸,花團錦簇的腳踏車,路邊閒人與他們的矮凳,我的感官措手不及。

矮凳有何魅力?不論男女老幼都喜歡坐在上頭,基本款是塑膠製,好一點是童軍椅,敞開對著街道,喝茶、聊天、滑手機,或什麼也不幹;用餐時間,就搬出矮桌來吃飯,構成更大的路障,絲毫不在意我瞧著他們吃什麼。

似乎貼近地面就會閒適起來。隔天早上我在旅館旁邊的咖啡店喝椰子咖啡,坐在童軍椅上,看著車水馬龍門庭若市,感覺時間靜好。墨綠色的童軍椅其實很時尚好看。

先來一碗河粉

顧不得快到晚餐時間,我堅持要去吃一碗雞肉河粉。我事先在 Google 地圖上標註了很多店家,依照地圖走,正納悶目的地的紅點怎麼看得到走不到,明明有人聚集吃河粉卻看不到煮河粉的爐灶。我把手機秀給一位低頭吞河的小哥看,他用頗能溝通的英文說,這家很有名啊,走進去點餐吧,指了指旁邊一條昏暗的窄巷。

穿過去,別有洞天。料理檯出現了,檯面擺設琳琅滿目,堆得高高的生菜絲、雞胸絲、雞腿絲、雞翅、雞雜,好美好誘人。執掌爐台的大媽問「chicken?」我點頭,猶豫該不該說英文之際就點好了菜。盼望雞肉河粉好久了,在台灣只吃得到牛肉河粉,而且通常不好吃,我一直很想嚐嚐想像中清鮮溫醇的雞肉河粉。結果……卻不如預期,雞胸絲乾柴無味,即便雞湯清澈、細粉滑嫩,蓋住湯面的蔥花青翠芬芳,雞胸絲就是怎麼嚼都不舒服。初來乍到且語言不通,如果我懂得說「我要雞腿絲」就好了,應該可以這樣點菜吧。

Phở Hạnh

地址:65A Lãn Ông, Hàng Bồ, Hoàn Kiếm, Hà Nội, 越南

也有好餐廳

吃完河粉,我還吃得下晚餐。走回大圓環,「Cau Go」餐廳就位於 Cộng Cà Phê 的斜對角,面湖美景、戶外座位,官方網站上有清楚的英語文案。「這是賣給老外吃的觀光客餐廳吧?」我在心裡嘀咕,餐廳不是我訂的,我只是人家好心帶上的眷屬。沒想到在這裡,也有令我意外的好滋味。

那是一道火鍋,豔紅紅的湯頭漂浮著炸豆腐、番茄與青蔥,與少油花的牛肉切片及茂盛的綠蔬配成一套。湯頭是用烤過搗碎的小河蟹與發酵的米所熬成,蘊含圓潤輕盈的酸鮮,牛肉輕涮幾下,風味清瘦而不老,無需沾醬就自有香嫩爽利的好味道。更棒的是蔬菜!不只是台灣火鍋裡平淡的纖維,這一盤蓊鬱的小山包括好多香味蔬菜,青蔥、越南紫蘇、越南香菜,以及香蕉花、豆芽菜、萵苣、類似空心菜的菜,燙熟淋上湯,加上米線,輕脆鮮活得不像話,愈吃愈開胃。

越南人會吃未成熟的糯米,他們稱之為 baby rice 或 young rice,天生是淡綠色的。於是我眼前這塊 baby 糯米團,一身山葵綠與色素無關,質地同樣黏 Q ,咀嚼間卻透出玉米的韻味,榖物的香甜氣息教人驚喜,一嚐鍾情。

Cau Go Authentic Vietnamese Cuisine

地址: 73 Cầu Gỗ, Hàng Trống, Hoàn Kiếm, Hà Nội, 越南


同樣標榜正宗越菜與舒適環境,「1915 Y 」比起 Cau Go 是更精緻美味的選擇。這裡的菜做得好細,環境與器皿也用得有品味,作為落地河內的第一餐,我完全喜出望外。

還沒來得及思考,我已經大快朵頤起來。每一道菜都好吃耶!印象深刻的菜色有好幾道,譬如河蜆鬆,像是鮮味與辛香更盛的肉燥,盛在蝦餅上吃,噴香帶勁;炸雞軟骨類似鹹酥雞,芬芳的配料不是九層塔,而是炸得乾脆宛如木屑的薑絲,邪惡等級的涮嘴;摻了蝸牛肉的丸子,以東南亞特有香草「假蒟」(la lot)包著烤,鮮鮮 QQ,夾著假蒟葉吃更添清新。

飄散紫蘇氣味的假蒟也出現在一大鍋湯裡,主材料是蝸牛、綠香蕉、炸豆腐,同樣配米線吃。這湯好好喝,入口滿是自然鮮醇,漂亮的酸味很潤喉,一點也不讓人皺眉。這必須歸功於發酵的米,似乎是北越這裡提鮮增酸的秘訣,用在湯裡尤其順口,佐米線吃簡直無敵。

1915 Y Restaurant

地址:21 Lê Văn Hưu, Hai Bà Trưng, Hà Nội, 越南

河內美味,徹底淪陷

在正餐之間,不是咖啡就是小吃。午前時分,我打定主意要嚐越南粉卷(bánh cuốn),概念類似港點腸粉但風格完全不同的美味米食。作法是將微微發酵的米漿鋪在布上蒸熟成米紙,重疊幾張米紙並包入豬絞肉、木耳碎等餡料,撒上大量的油蔥酥,附上一碗魚露汁。一張張米紙薄可透光,疊在一起則彈黏Q滑,對比碎肉與木耳的咬感很棒;更棒的是油蔥酥,香得人暈!非得每一口都吃到,蘸魚露落下的碎屑也不能放棄。米卷的滑、木耳的脆、油蔥酥的香、魚露汁的鮮甜,結合在一起太美妙了,我好羨慕河內人可以天天吃這當早餐。

肉桂香腸,常在河內的小吃店看到
肉桂香腸,常在河內的小吃店看到。

Bánh Cuốn Gia Truyền Thanh Vân

地址: 12-14 Hàng Gà, Hàng Bồ, Hoàn Kiếm, Hà Nội, 越南


越南人真的很會做米食,另一款讓我們吃得人仰馬翻的小吃,是綠豆沙糯米飯(xoi xeo)。與我們同行、曾住在河內的一位朋友堅持要吃,每天像誦經一樣喃喃念著他要去吃糯米飯,到底什麼滋味讓他如此魂縈夢牽?

嚐一口就理解了,X(髒話消音),這根本是澱粉與澱粉的最高組合!糯米飯的土黃色來自薑黃粉,上頭覆蓋綠豆泥,是把一大塊綠豆泥團用刀削下來的,再鋪滿大把油蔥酥。可以在飯上加任何配料,雞肉絲、滷豬肉、肉桂香腸(chả quế)、煎蛋,我們另外單點雞肉絲、滷豬肉分著吃,我的天,雞肉好嫩好香(kaffir lime 細絲超棒),滷汁澆在飯上超銷魂。對,那個飯!明明是綠豆沙與糯米,以為會很厚重的澱粉組合,添上油蔥酥就超香超涮嘴,一吃停不下來。臨走前瞥見有人加了一顆邊緣焦焦捲捲的荷包蛋,趕緊逃開,不然又坐下再來一碗。

Xôi Yến

地址:35B Nguyễn Hữu Huân, Hàng Bạc, Hoàn Kiếm, Hà Nội, 越南


晚餐不想再吃小吃,想坐在餐廳裡好好吃一頓(到底多能吃?),於是選擇鱧魚鍋(Chả Cá),而這無心的選擇竟成為我最迷戀的一道河內美食。

鱧魚鍋不是煮的,是炒的。我吃到的是否為鱧魚,有待查證,但總之是把淡水魚用薑黃醃過,快炸表面,再上桌與大量香味蔬菜同炒,吃時在碗裡加點米線、花生、香菜、辣椒,添上炒好的魚塊與蔬菜,淋點魚露汁,全部拌在一起吃即可。

此鍋的魅力全來自香味,魚肉入鍋的瞬間、蔬菜快炒的氣息,一入口,滿腔芬芳。魚塊嫩而入味不說,最突出的是那一大碗香味蔬菜!時蘿、青蔥、香菜、薄荷,咬起來脆生生響亮亮,尤其喜歡時蘿,草本清新瀰漫繚繞,讓人一點也感覺不到油膩。於是可以吃得巧,再飽也會因為香味忍不住動筷,若是很餓,更能全心投入狼吞虎嚥。

河內鱧魚鍋(Chả Cá)

河內鱧魚鍋(Chả Cá)

河內鱧魚鍋(Chả Cá)

Chả Cá Thăng Long

地址: 19 – 21 – 31 Đường Thành, Cửa Đông, Hoàn Kiếm, Hà Nội, 越南


去機場前,我們到旅館旁的河粉店吃最後一碗 pho;上機後,我們拒絕飛機餐,歡心啃食好友當天清晨特地去買來的越南三明治(bánh mì),改良過的鬆軟法包夾著蒜味美乃滋與豬頭凍,簡直絕配。

直到最後一刻,河內都還不放過我。不過短短二天二夜,我已無可救藥愛上她,或許真的是因為食物太美味了吧!比起潑辣強勁的泰國菜,香濃重口的印尼菜,越南菜有種圓融謙遜的平衡,簡單、原味,跟台灣飲食有點像,又因為大量運用新鮮香草與香味蔬菜而清新特別。越南菜實在太對味了,台北缺乏好的越南餐館也太可惜了,我患上了相思病,唯一的處方是回到河內,再一次沉浸在清香之中,放縱在閒適裡頭。

去機場前,在旅館旁的河粉店吃最後一碗 pho.

Liz Kao 高琹雯
Liz Kao 高琹雯

擁有法律人的完整履歷,卻不想當法律人的貪吃鬼;一度以為自己會在國際大型律師事務所終老,卻發現自己的專長在於「吃」-尋吃、品吃、寫吃,熱衷於一切與飲食相關的事物。

訂閱我們

請留下您的 E-mail 立即訂閱 Taster!